參考消息網7月18日報道,韓媒稱,聯合國市民性•政治性權利委員會指責日本政府稱:“日本政府不應使用‘慰安婦’這一讓人產生誤會的詞語,應使用‘強制性奴隸’這一確切的稱呼。”而日本對此表示反駁。
  韓國《東亞日報》網站7月18日援引《產經新聞》17日的報道稱,權利委員會於15、16日在位於瑞士的聯合國歐洲總部對日本政府相關問題進行了審查,認為日本政府對於慰安婦問題並沒有充分認罪,並對日本進行了勸說。這是2008年以來,六年裡委員會首次以日本政府為審查對象,並將於24日發表最終意見書。
  新聞報道也指出,權利委員會於2008年曾對日本軍慰安婦的相關法律責任認定及補償等問題對日本提出勸告,但日本並未正確履行。
  特別是權利委員會勸說日本採用“強制性奴隸”的稱呼,權利委員會表示日本政府所用的“慰安婦”稱呼否定了強制性的歷史概念,應用“強制性奴隸”的稱呼來明確這類受害者所經歷的強制行為。在這期間,市民團體和學界對日本政府提出了批判,他們表示“慰安婦”一詞並未體現強制的手段和他們的暴力行為,讓人誤會是受害人主動的行為,矇蔽了歷史事實。
  日本政府表示:“我們並不認為日本軍慰安婦問題是性奴隸問題,1926年的奴隸條約定義中並沒有關於慰安婦是奴隸的說法。因此性奴隸一詞並不恰當。”《產經新聞》中指出, “性奴隸”一詞與國際人權相關,日本政府明確進行否定,讓人感到意外。安倍晉三政權在第一次內閣時期,即2007年3月份曾表示:“日本政府所查找的資料中,並沒有發現任何關於軍隊和官宦進行強制行為的記敘。”
  權利委員會對於安倍政權在去年12月主導制定的特定秘密保護法一事,也表現了擔憂。該法案將防禦、外交的相關信息指定為“特定機密”,並表示對將機密泄露的公務員進行處罰。權利委員會對該法案進行了批判,指出其濫用尺度,制約了國民應有的權利。
  【延伸閱讀】
  日本稱慰安婦不是性奴 聯合國高官表示不理解
  2014-07-17 06:43:00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對日本“慰安婦”問題表示關切
  新華網日內瓦7月16日電(記者劉美辰 顧敦禹)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15日至16日在日內瓦舉行會議,審議日本有關落實《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規定的第六次定期報告。其間,“慰安婦”問題成為關註的焦點之一。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韓國慰安婦示威抗議日本。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專家、南非人權問題專家馬約迪納在審議會上表示,日本提交的第六次定期報告沒有詳細解釋日本在“慰安婦”問題上需要承擔的法律責任,也沒有提供信息,介紹採取了哪些法律和行政措施,以向“慰安婦”制度的受害者提供充分有效的賠償。馬約迪納說,日本政府的有爭議性言論和舉動損害了日本就“慰安婦”問題道歉的誠意。
  她特別指出,日本政府今年6月向國會提交了“河野談話”的調查報告,質疑受害者所稱被強制帶走的說法,稱這些說法無法得到證實,此舉給受害者造成了痛苦。
  1993年,時任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河野洋平發表談話,承認日軍強徵“慰安婦”,並對此表示道歉和反省。這一談話也成為日本政府在“慰安婦”問題上的正式立場。
  馬約迪納表示,“河野談話”承諾要正視歷史教訓,現在到了日本履行承諾的時候了,並要求日本把“慰安婦”一詞更名為“被強迫的性奴”。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韓國慰安婦示威抗議日本。
  針對日本代表團提出的不認為“慰安婦”是性奴的說法,人權事務委員會主席羅德利表示不理解“被強迫成為性奴隸”和“違反其個人意志強迫充當”之間存在何種不同,指出有可能需要就澄清該定義展開獨立的國際調查。
  此外,馬約迪納還就“慰安婦”提出多個問題,其中包括日本政府目前是否仍持日本軍隊直接和間接參與設置及管理“慰安所”這一立場,有多少有關“慰安婦”問題的司法申訴得到日本法院受理以及結果如何,日本政府在調查和公佈信息方面採取了哪些措施,在與受害者會面、提供補償以及公開道歉方面做出了哪些努力等,但這些問題並沒有得到日本代表團的實質性答覆。
  【延伸閱讀】
  日本自民黨高官拒絕就慰安婦問題傳喚河野洋平
  2014-07-11 21:24:00
  中新網7月11日電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在日本眾院預算委員會擔任執政黨首席理事的鹽崎恭久(自民黨)11日通過電話向眾院黨團“次世代黨”的山田宏表示,關於慰安婦問題,不同意作為知情人傳喚前眾院議長河野洋平。山田透露了這一消息。
  據山田介紹,鹽崎對此解釋稱,“除了涉嫌參與犯罪的情況外,沒有傳喚前議長的先例。”
  安倍政府6月公佈了對“河野談話”的調查結果,稱日韓兩國政府曾暗中協調具體措辭。“河野談話”是1993年時任官房長官的河野洋平發表的談話,其中承認了日軍參與慰安婦問題並帶有強迫性。山田此前以有必要向直接向河野確認為由,要求在14日的預算委員會上傳喚河野。
  【延伸閱讀】
  九旬黎族“慰安婦”: 用一輩子討一個公道
  2014-07-10 13:17:02
  中新社海南陵水7月10日電 題:九旬黎族“慰安婦”:用一輩子討一個公道
  中新社記者張茜翼
  “如果生前沒得到日本政府的道歉,我死了都閉不上眼睛。”89歲的海南黎族“慰安婦”受害者陳亞扁稱,只要還有一口氣,就會繼續討公道。
  在海南陵水黎族自治縣本號鎮中心衛生院敬老院,頭髮花白的陳亞扁老人身著藍色布衣,身材瘦削。“渾身都是病。”陳亞扁指著身上的頭、頸腰、腿等多處述說自己的病痛,她說這都是當年日本侵略者給她留下的。
  1942年春天,未滿15歲的陳亞扁與其他女子被日本兵抓去充當性奴隸,在日軍不同地方的慰安所中遭受折磨近4年之久,從未滿15歲的少女到渾身創傷的18歲大姑娘。直到1945年8月15日日軍投降,她才得以逃離魔窟與親人團聚。
  當時僅4000餘人口的陳亞扁家所在的鳥牙峒村,就有20多名少女被日軍抓去充當“慰安婦”,年齡最小的僅14歲,最大的不超過19歲。
  “我一輩子都忘不了日軍的侮辱。當年那些欺負過我的日本鬼子,我永遠都恨!”陳亞扁老人話語間充滿憤恨。
  2001年7月,黃有良、陳亞扁、林亞金等8名海南“慰安婦”事件受害幸存者嚮日本政府提起訴訟,要求日本政府謝罪以恢復她們的名譽,並給予每人2300萬日元的賠償。然而,經過長達近10年的對日訴訟之路,日本法院罔顧歷史事實,先後兩次駁回原告要求日本政府謝罪並給予賠償的訴求。
  “官司輸了,我不甘心。只要我沒死,我就要繼續討回公道!”患有肺炎的老人說話時敲著腦袋,捂著胸口不停搓揉,痛得閉著眼睛喚著:“痛啊!”
  如今,當年起訴日本政府的8位老人,只剩下陵水的黃有良和陳亞扁兩位老人。
  87歲的黎族老人黃有良已經“不敢多想了”。記者看到她時,她正靜靜地坐在自家小瓦房的木板床上,不願再多說。
  老人的床頭掛有幾袋青檳榔,床上放有一些藥品以及一本相冊。相冊里大多是孫子、孫女的照片,也有黃有良兩次日本東京之行的照片。兒子胡亞前說,母親有時愛對著照片發獃。
  由於腳腫痛、腰背痛,黃有良如今很少下床走路。“即使是躺在床上,大多數也還是睡不著。這種分不清白天、黑夜,記不住時間的日子真難熬。”黃有良說,經常夢到日本軍打她,夜裡驚醒。
  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調查員陳厚志十多年來不定期過來看望老人。陳厚志說,當年遭受日軍侵害的慰安婦大多病痛纏身,晚景凄涼。
  “2012年陳金玉老人去世,2013年林亞金老人去世,而隨著今年6月鄧玉民老人的去世,保亭縣境內已無‘慰安婦’事件受害幸存者。”陳厚志言語中難掩悲痛之情,“連續三年每年送走一位老人。”(完)
  【延伸閱讀】
  日本不滿中韓商定共同研究慰安婦問題
  2014-07-04 16:44:01
  人民網7月4日訊 據共同社報道,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在4日的記者會上對中韓商定共同研究慰安婦問題表示不滿,稱“不應(將慰安婦問題)化為政治、外交問題”。
  岸田指出,日本一直在為慰安婦問題等過去的問題付出最大限度的努力。他認為中韓兩國的指責與事實不符。
  官房長官菅義偉在當天的記者會上就中方在中韓元首會談中提議兩國在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的明年共同舉辦紀念儀式一事表示:“(中韓)兩國聯手拿出過去的歷史並試圖將之升級為國際問題的做法完全無益於構築本地區的和平與合作。”
  另據新華社報道,國家主席習近平3日在首爾同韓國總統樸槿惠舉行會談。習近平表示,明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也是中國抗日戰爭勝利和朝鮮半島光復70周年,雙方可以舉行紀念活動。會談後發表的《聯合聲明》附件中,明確記載雙方將共同推進二戰時日軍隨軍慰安婦問題史料研究,顯示出中韓圍繞歷史問題共同應對日本的態勢。  (原標題:聯合國表示日本不應使用“慰安婦”一詞)
創作者介紹

房屋裝修

lq46lqmgx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